Thom Browne、Rodarte与Altuzarra等设计师出走之后,纽约时装周该何去何从?

Kim
Kim
2017-09-09 15:19:32

纽约时装周,Jeremy Scott 2017秋冬系列发布会 | 图片来源:Shutterstock

 

纽约时装周的局面已经相当不好看了。Thom Browne、Proenza Schouler、Rodarte和Altuzarra都宣布移师巴黎,而这可谓是纽约实在丢不起的、最有创意的美国设计师,因为纽约时装周“创意昏睡时刻”早就名声在外,太多运动服和鸡尾酒裙,却不重视创意发展。随便和哪位欧洲时装编辑提起纽约时装周,他们的目光可能都会开始放空。很少有人是发自内心地想来纽约。

除了Marc Jacobs,纽约时装周日程表上并没有太多令人兴奋的名字。确切地说,日程上确实有很重要的商业品牌,比如Michael Kors和Tom Ford(2018春夏移师纽约进行发布),但这些并不是业内期待的时装品牌。此前曾被“千禧一代”追捧的系列如Alexander Wang与Jeremy Scott,现在算是原地踏步,其品牌粉丝很大程度上也流向了其它新近的热门品牌,比如Vetements和Off-White。

当然了,纽约时装周日程最大的亮点还是在Raf Simons执掌下的Calvin Klein。但当该设计师为品牌执掌的首个系列收获公众赞誉时,绝大多数与我谈话的时装编辑私底下感到并不兴奋。他的到来,本该像Helmut Lang在1997年那样给纽约时装周重新注入生机,但是目前的人才外流却指向了相反方向。

这是谁的错?美国时尚设计师协会(CFDA)无疑是其中之一。就近期的设计师外流动向,CFDA总裁Steven Kolb向美国版《Vogue》表示:“如果没有了纽约,这些品牌没有任何一个能够在巴黎展出。他们曾是CFDA/Vogue时尚基金的获奖者或活动参与者,正因为美国时装界的民主与开放,他们才能迈出成功的第一步。”这样的声明原本旨在降低损害,但这弄得纽约像是通往全球真正时装之都的备用跳板和人才预备孵化器。CFDA无疑很为自己对年轻设计师的支持感到自豪,但我知道也有品牌多年来敲打CFDA的大门却得不到任何回应。

总体来讲,CFDA依旧是一个需要经纪人层层推荐的内推系统。一年一度的时尚大奖来来回回都是熟悉的身影,这也着实证明纽约真正拥有的创意明星力量弱小。也许这就是为什么部分诞生自纽约下城的品牌时髦如Eckhaus Latta,似乎对能够远离CFDA感到开心。

Raf Simons的到来本该像Helmut Lang在1997年那样给纽约时装周重新注入生机,但是目前的人才外流却指向了相反方向。

另一个原因在于,纽约缺乏独立的时尚媒体,与伦敦和巴黎相比更是如此。传统上支持独立时装人才的《i-D》、《AnOther》或是《Purple》都没有美国版本;另外,美国时装在学术界也无法提供缺乏支持系统,伦敦的《1Granary》、赫尔辛基的《SSAW》、巴黎的《Vestoj》这样的欧洲时装杂志无法茁壮成长。

但纽约最大的问题在于,将“时尚”首先看作是一门生意的观点已经根深蒂固。在纽约,压力的来源往往是销售而非创造,所以纽约时装的T型台才充斥着无聊的运动服。而这样的思维往往从学校就开始了。在纽约顶尖的艺术和设计学校帕森斯学院(Parsons),时装设计课程往往很保守,真正具有才华的学生冒了尖,往往早被大型时尚企业抢走而非被赋予充分的创意自由,他们往往不得不开始设计马球衬衫。

那么,如何才能重振纽约时装周?短期的解决方案是要吸引最最重要的品牌入驻。纽约时装周现在的赞助商亚马逊(Amazon)财力雄厚,为什么不赞助美国创意人才的时装发布会?比如将Rick Owens从巴黎吸引过来办秀,哪怕只是一季也好。为什么不每季设立“特邀嘉宾”环节?就好像佛罗伦萨的Pitti Immagine在Pitti Uomo男装展做到的那样:为什么意大利人能在纽约之前,邀请时下最受关注的品牌之一的Off White在佛罗伦萨进行展示?

纽约城本身就是一笔宝贵得不可思议的财富。但是CFDA倒是成功地在Skyline Clarkson Square办出了最无聊、最令人失望的时装秀之一。为什么不努力与政府密切合作,打开城内最经典的建筑空间进行时装发布与展示?把钱交给Supreme,让他们在组织关于纽约公共图书馆(New York Public Library)门前的台阶举办一场滑板比赛如何?

要让整场活动不那么臃肿,纽约时装周还需要在甄选流程更严格把关,而不是随便谁都能出现在官方主要日程。巴黎的法国高级时装公会(The Federation de la Haute Couture et de la Mode)成员品牌只有100个,但CFDA已经超过500家。这样的话还需要更紧凑的安排策划。

但要改变纽约任何的时尚环节,归根结底是要改变那种根深蒂固的思维,即时尚与其它产业一样都是一门生意——因为时尚真的不是。时尚关乎创造力、关乎兴奋,关乎壮观奇景,我们应该学会为时尚的这些特质喝彩,而不是逼着设计师将销售放在第一位。已经有一个非常明确的商业模式存在了,那就是将激动人心的创意放上时装天桥,在商店里出售其简单版本并在不损害商业诚信的情况下追求更多商业机遇。Comme des Garçons就是一个绝佳的范例。Rick Owens和Thom Browne也是。只有当我们停止这种100%商人的思维模式、教育我们的时装系学生“创意第一”,纽约时装周才会重生,成为一个令人兴奋的舞台。


( 本文作者Eugene Rabkin是《StyleZeitgeist》杂志编辑。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以及任何形式使用。
标签:纽约时装周    Thom Browne    Proenza Schouler    Rodarte    Altuzarra    
你该读读这些:一周精选导览
更多内容...
奢华私语 时尚衣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