腕表,葡萄酒与奢侈的时间:对话萧邦联席总裁卡尔-弗雷德里克

时尚先生
时尚先生
2017-02-07 17:15:07


第16届日内瓦钟表大赏的最高奖项得主,

Chronomètre Ferdinand Berthoud FB 1芝麻链恒定动力陀飞轮腕表,正在制作中 
      图片由萧邦提供


当我们去年11月份在香港海利公馆的香槟廊见面的时候,瑞士珠宝及腕表品牌萧邦的联席总裁卡尔-费雷德里克(Karl-Friedrich Scheufele)脸色绯红——并非因为他正在喝着尊贵的香槟(相比之下他更喜欢静止酒),而是因为自豪,为品牌旗下的芝麻链恒定动力陀飞轮腕表Chronomètre Ferdinand Berthoud FB 1,这款表刚刚获得第16届日内瓦钟表大赏的最高奖项。

过去十年,卡尔-费雷德里克亲自在瑞士的弗勒里耶复兴了 Ferdinand Berthoud,这个腕表品牌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8世纪中期的法国宫廷。他也同样希望复兴莫内斯蒂耶拉图尔酒庄(Château Monestier La Tour),他和他的太太2012年买下了这家位于贝尔热内克(Bergerac)的酒庄。

卡尔费雷德里克对于高端酒的品位,正如他对腕表的热爱一样,来自于家庭。自从年轻时在祖父家品饮了”一瓶非常好的勃艮第酒“之后,他于1990年代中期在日内瓦开了La Galerie des Arts du Vin公司。


萧邦联席总裁卡尔-费雷德里克在香港海利公馆香槟廊图片由海利公馆提供


“一开始只是兴趣,” 现年58岁的卡尔-费雷德里克说,这是他和朋友一起开的小型葡萄酒经销业务,用打理萧邦的闲暇时间。 La Galerie des Arts du Vin迅速以进口最好的波尔多酒而闻名遐迩。 “那时我已经过了去试不同产区的酒的阶段,我已经知道我对波尔多有特定的喜好。”

他向来最喜欢的是侯伯王(Château Haut-Brion)。“它有很地道的,几乎像是当地泥土的风味,我在其他的波尔多酒里都找不到类似的。我也喜欢圣爱美隆(Saint-Émilion)和波美侯(Pomerol),当然,口味这件事情是很个人的。” 他的“最后的晚餐”的选酒,在侯伯王1982和1990之间举棋不定,外加一瓶罗曼尼康帝李奇伯格1990(Domaine de la Romanée Conti Richebourg 1990)。

卡尔-费雷德里克还有一家葡萄酒专卖店,名叫 Le Caveau de Bacchus,在瑞士已经开了三家。他们家自1963年买下了萧邦之后,就从德国搬到了瑞士。

“我想说,今天,它也许是日内瓦最主要的葡萄酒专卖店。人们不会想到我和这家店有关系,这也没关系。” 他微笑着说,“在格施塔德的萧邦品牌店里,有一道内门可以通向Le Caveau de Bacchus,非常方便。”


卡尔-费雷德里克同时运营葡萄酒专卖店 Le Caveau de Bacchus,在瑞士有三家分店

图片由萧邦提供


货架上有顶级的波尔多和勃艮第品牌,也有名气没那么大的产区和品牌。“我周末有空的话,我会到店(日内瓦)里尝一些我从来没有喝过的酒。我问我的团队哪些是新的,也看看他们又发掘了那些有才华的酿酒师。 ”

卡尔-费雷德里克承认,他在距离波尔多西面80公里的贝尔热内克(Bergerac)买了一个小酒庄的事情,让他的团队大吃一惊。他自己也大吃一惊。

他和他的妻子一直在找一个地方可以度假,同时可以酿酒,就被一个充满田园风光的酒庄迷住了。那里有绿地,24.5公顷的葡萄园,和波尔多大哥一样,种着梅洛(Merlot)、品丽珠(Cabernet Franc)和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还有赛美蓉(Sémillon)、长相思(Sauvignon Blanc)和密斯卡岱(Muscadelle)。以前也种过马贝克(Malbec),但是没有讨得新庄主的欢心——他不大喜欢这个品种。

他们一家在2015年份,对莫内斯蒂耶拉图尔酒庄完全采用生物动力法(“我们应该明年就能获得有机种植认证了)。给厨房配套的菜园也采用这种新方法,也因此得到了一些到过酒庄参观的其他有名的酒庄 的尊重。

“我已经感受到2015年份干红的不同, ” 这位快乐的庄主说,“如果我买下一家万事俱备的冠军酒庄,我也许就享受不到我现在的乐趣了。”


卡尔-费雷德里克和妻子在贝尔热内克买下了莫内斯蒂耶拉图尔酒庄,用作度假屋,还酿酒

图片由萧邦提供


他的个人藏酒有几万瓶,其中有留来供庆祝用的侯伯王1958,他的生日年份—— “可惜并非一个特别出众的年份 ”,以及伊甘甜白1860(Château d’Yquem),这是萧邦品牌创建的年份。他的藏酒和他的另一个爱好古董车收藏有点类似,就是向太太保证不会再买更多了。 “我试图信守承诺。” 他悄声说,一边偷偷看在萧邦负责采购的克里斯汀(Christine)还在不在房间里。

他名副其实地,还有时间在手上,那就是第三种收藏。他对机械腕表制作的热爱,带领萧邦在1990年代中期,回归传统工艺,并发展出复杂的钟表制作技术。他定期搜寻案件的古董钟表,其中很多都展示在弗勒里耶的萧邦工场里 。“当我拿到一块已经百来两百年历史的钟表的时候,我感到无比的愉悦。”他说。

“收藏葡萄酒与收藏钟表或汽车不一样, ” 他说, “汽车是用来开的,他们不会因为从来不用而变得更好。” 酿酒是一项比修复古董车或者开发腕表花更多时间的工作。从规划到生产要花五六年时间,葡萄藤需要悉心照顾,酒需要窖藏更长时间,而必须得到好天气的助力。

对于卡尔-费雷德里克来说,找到时间享受他的所有爱好就是一种奢侈。他刚刚结束一个三年项目,修复一辆1930年代的霞普龙版德拉埃135(Delahaye 135 Chapron)敞篷车,他买来的时候完全是台残骸。 “将废料起死回生的感觉实在太美妙了, ” 他说, “对于我来说,真正的奢侈就是可以将它再开起来。”

撰文: 赵翠儿(Jill Triptree)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以及任何形式使用。
标签:瑞士腕表品牌    萧邦    卡尔费雷德里克    高端酒    
你该读读这些:一周精选导览
更多内容...
奢华私语 时尚衣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