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王朝的那些“富二代”

时尚先生
时尚先生
2016-05-23 15:06:59

图注:美国老牌设计师Carolina Herrera(中)和她的两个女儿Patricia及Carolina Adriana(右)

从衔着金汤匙出生那刻起,他们是不是就注定了要子承父业?如果他们选择另辟蹊径,那么父母辈的家业靠谁来维系?如果他们打算学父母当年的样,在业界开创自己的品牌,他们又会不会走不出家人的耀眼光环?面对新时代的来临、时装业的变迁,他们那无价的姓氏将迎来怎样的未来?

每年8月是观察意大利时尚贵族的好时光。平日里再忙碌的设计师,这时也要放下手中的工作,与家人朋友倾巢出游。Valentino会登上他那艘附带厨师和管家的白色游艇周游地中海,Stefano Gabbana和Domenico Dolce会在西西里岛夜夜笙歌,Missoni一家老小则会前往撒丁岛的避暑庄园。时尚也许瞬息万变,然而举家度假的传统无论如何都不能改变。在意大利,家庭就是一切。该国不少最知名的品牌至今仍是家族企业,公司里的大事常被摆在厨房大餐桌上讨论。了解这一点之后,听到Salvatore Ferragamo之子Leonardo Ferragamo说出“家族即品牌”这样的话,你也就不会觉得奇怪了。

然而,时装业的“富二代”是否从衔着金汤匙出生那刻起就注定了要子承父业,继续在这条道路上走下去?如果他们选择另辟蹊径,那么父母辈的家业靠谁来维系?如果他们打算学父母当年的样,在业界开创自己的品牌,他们又会不会走不出家人的耀眼光环?无论如何,你总得承认,比起成千上万籍籍无名的年轻设计师来,他们是得天独厚的一群人。

1 2 3 4 5 6 7 8 9 10 .. 12 下一页

创造者的创造物

他们像自己的父母辈一样有头脑、有创意。他们有的加入家族企业献计献策,有的独立开创品牌谋求发展。能不能成为像父母一样的大师?一切都是未知。已知的是,他们往往刚一成年就拥有了常人不可企及的巨额财富。

Missoni家族

图注:Missoni本季的广告中,Missoni一家三代同堂,图为品牌创始人Tai和Rosita Missoni夫妇与外孙女Missoni Missoni

在Missoni本季的广告中,摄影师Juergen Teller捕捉了家族三代人其乐融融共度周末的瞬间。上至品牌创始人Tai和Rosita Missoni夫妇,下至现任时装屋当家Angela Missoni的三个儿女Margherita、Francesco和Teresa,面对镜头相拥而笑——图像未经后期修饰,因此Angela事后抱怨道:“这组照片没能好好把我们家人的美展现出来。”

图注:Missoni本季的广告中,Missoni一家三代同堂,左图为Margherita,右图为现任时装屋当家Angela Missoni与女儿Margherita、Teresa

事实上,Margherita的美丽无需修片师帮忙。第三代中年龄最长的她被公认是家族中的美人。自从满18岁起,她便开始以形象大使的身份为品牌效力。她的工作包括身穿Missoni的服装出席各大社交派对、接受杂志采访,以及为新推出的香水代言。但不要以为她是只华而不实的花瓶。Margherita曾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主修哲学,转攻表演后,她又和身为好友的名模Mariacarla Boscono一起在百老汇话剧《女佣》中一展身手。“Suzy Menkes让我别读太多书,她说那将是时尚界的损失。”Margherita说。和Margherita一样,Rosita的另一位外孙女Jennifer也是个演员,曾在外百老汇演戏,并参演过《裂痕(Damages)》和《法律与秩序(Law &Order)》等剧集。

图注:Missoni本季的广告中,Missoni一家三代同堂,图为第三代Marco和Giacomo Missoni兄弟

Rosita之女、Missoni如今的掌门人Angela年轻时个性叛逆(据说她一直到自己当了母亲后才和Rosita改善关系),不过Margherita却是个乖乖女,当临近退休的Angela表达后继无人的担忧时,Margherita又一次挺身而出。虽然对演戏和在美国生活的热情不减,她却在去年回到米兰,投身家族企业。Missoni 2010年春夏发布会上展出的一款方形太阳眼镜便是Margherita的设计处女作。

参与家族生意Missoni一家的传统。Tai和Rosita Missoni的三个孩子Vittorio、Luca和Angela分别在公司中负责市场营销、男装系列和女装系列。如今孙儿辈也已经加入了进去。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 12 下一页

de la Renta家族

年轻设计师Moises de la Renta是Oscar de la Renta的儿子

Moises本季凭借为Mango设计限量版T恤而为人所知

不过Oscar de la Renta就不如Missoni那么幸运。他自称是一个害怕寂寞的人,作为拉丁人,家庭在他的生命中占据着不可动摇的地位。多年前,他的原配夫人Franoise因癌症去世,接着他在故乡多米尼加共和国的一家孤儿院收养了尚在襁褓中的Moises。“小家伙出生才24小时,我就认识他了。我没想过再婚,只打算和Moises相依为命。”六年后,de la Renta和好友Annette Reed结为夫妇。他与前妻膝下无子,因此对Moises和Annette的女儿Eliza视如己出。如今,Moises业已长大成人,年满25岁,然而看来还没确定人生的方向。几年前,在经历了不愉快的大学一年级后,Moises宣布辍学当一名自立门户的时装设计师,这让希望儿子接受正规教育的dela Renta相当苦恼。“我告诉他,我从21岁起就开始工作,哪曾有过像你这么好的读书机会?但年轻人根本听不进去。”de la Renta说。

Moises本季凭借为Mango设计限量版T恤而为人所知,他的个人品牌叫作MDLR,是他名字的缩写。拜姓氏所赐,他轻而易举赢得了杂志的目光,就连《Vogue》也对其青睐有加。但de la Renta深知,时尚编辑的热情是稍纵即逝的。“Moises发布了一个微型系列,只有5到6件作品,这不足以让他成为一名设计师。我试图让他明白,我在成名前曾在幕后苦干多年,而现在的孩子还没做过一条裙子便被媒体疯狂报道,不知这是幸运还是遗憾。”

好在,Annette的女儿Eliza及其丈夫Alex Bolen多年来为de la Renta分担了不少压力。Eliza在公司担任授权产品创意主管一职,负责价值2.5亿美元的庞大业务。在位十余年,她已经具备了灵敏的时尚嗅觉,会指着一件作品说“我的朋友们可不会这样穿”,以此提醒de la Renta的设计要时刻保持年轻。2004年,de la Renta任命Eliza的丈夫Alex Bolen为品牌的首席执行官。这一决定起初并不被人看好,来自金融界的Bolen从未和服装打过交道,就连他本人也认为,“和我的老婆还有岳父一起工作,听上去真像个灾难。”De la Renta生性爱开玩笑,喜欢当着Bolen的面说,女婿总有一天会炒自己鱿鱼。而当Bolen对款式评头论足时,de la Renta又会挖苦道:“Alex,设计学院就在隔壁,你可以去报名参加那里的晚间课程。”这让受训于华尔街严肃环境的Bolen适应了好长一段时间。42岁的他是个不折不扣的生意人,三句话不离经济,在他的倡议下,从未踏出过美国市场的de la Renta近几年在欧洲连开了两家店铺,并大胆进军家居业。“在华尔街,赚钱是唯一的目的;在时尚界,虽然大家知道这是一门生意,但你却是在和艺术家共事。你必须要有耐心,懂得如何对付那些很有个性的人。”Bolen解释道。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下一页

Westwood家族

图注:Vivienne Westwood与Derek Westwood生的大儿子Ben Westwood以拍摄情色照片为业,从去年开始宣布进军时尚业,推出了一条男装线

图注:Vivienne Westwood与Malcolm McLaren生的小儿子Joe Corre,是著名内衣品牌Agent Provocateur的创始人,在伦敦开了一家名叫A Child of the Jago的时装店。图为其作品A Child of the Jago

的确,时尚界最不缺个性人士。朋克之母Vivienne Westwood的两个儿子便是如此。她与Derek Westwood生的大儿子Ben Westwood以拍摄情色照片为业,从去年开始宣布进军时尚业,推出了一条男装线,与母亲现如今的丈夫、Vivienne Westwood品牌男装设计总监Andreas Kronthaler比稿,竞争上架机会。她与Malcolm McLaren生的小儿子Joe Corre则是著名内衣品牌Agent Provocateur的创始人,近两年还在伦敦开了一家名叫A Child of the Jago的时装店。他对同母异父兄弟的事业大为支持,哥哥的设计刚一推出,他就把它们搬上了货架。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下一页

Prada家族

Prada与儿子Patrizio Lorenzo

而相对于这对兄弟而言,另一些年轻人的人生才刚开始。Miuccia Prada和Patrizio Bertelli的两个儿子已经长大成人,21岁的长子Lorenzo不光出落得有模有样,更成为小报关注的对象。今年年初,关于Lorenzo购得全球第一辆Vyrus 987摩托车的新闻被大量转载。这台机车被誉为世界上动力最强的摩托车,售价高达8万欧元。“Lorenzo只是试骑了几圈,就决定买下它了。”Vyrus老板Ascanio Rodorigo说。为了赶在去年圣诞节前给Prada大公子送货,该公司破纪录地只用了97天就完成了这辆全手工组装的机车,“出厂前甚至还没来得及给车拍一张照片。”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下一页

Versace家族

Versace的继承人Allegra

获得挥霍的权利的同时,幸运儿们也要早早面对人生的抉择。在18岁生日当天,Allegra Versace成为了Versace的最大股东——最爱她的舅舅Gianni Versace生前留下遗嘱,将公司50%的股份当作侄女的成年礼物。1997年Versace被害身亡时,11岁的Allegra在看卡通片时从插播新闻里得知了舅舅的死讯。为避免女儿身心受到干扰,Donatella Versace对其严加保护。在美国求学期间,她身边总有保镖相伴。2007年,在谣传Allegra罹患厌食症的流言甚嚣尘上之际,Versace方面终于证实了继承人正在接受相关治疗的说法。当时,Allegra在洛杉矶UCLA大学攻读法语和戏剧,梦想成为一名演员。据说Donatella为Allegra设下期限,如果25岁前未能在演艺圈站稳脚跟,就得回Versace公司复命。今年,Allegra 24岁。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下一页

贵族继承人

他们拥有高人一等的血统,从小享尽荣华富贵。他们个个是风流倜傥的花花公子、妖娆多姿的千金小姐,最擅长惹是生非——幸好在时尚圈内,这往往被看成魅力和优势。

von Furstenburg家族

1972年,Diane von Furstenberg为自己的产品拍摄首支广告

Diane von Furstenburg的办公室里装点着她那个大家族的成员照片:女儿Tatiana在其继父Barry Diller那艘长90多米、价值1亿美元的大游艇上;她那迷人的孙女Talita在镜头前微笑,白金色的头发浸透着海水;她的未来儿媳Ali Kay身着翡翠色连衣裙,身旁的两位男士分别是未婚夫Alex von Furstenberg和面带微笑的奥巴马总统。

图注:Diane von Furstenburg的儿子Alex却是个脑子不大清醒的小伙子,他为争夺女友Ali Kay曾和NBA大打出手

Diane的儿子Alex已届不惑之年,但行事仍像愣头青。去年夏天,他发现前NBA球星Reggie Miller正勾搭他的未婚妻Ali,一时头脑发热,先雇用私家侦探去监视Miller,接着又派了架小型私人飞机,拉出“Reggie Miller别再追求已婚女人!”的大幅标语,在后者头顶呼啸而过。各大媒体自然对这一丑闻争相报道,有些时装编辑甚至组织下注,赌Ali还敢不敢在未来婆婆9月的新款发布会上露脸。事实证明她敢。

和大部分婆婆在这种情况下可能采取的姿态不同,Diane以超人的大度接纳了26岁的Ali。在丑闻发生短短一个月后,她以一纸数百万美元的广告合约,将未来媳妇以品牌代言人的身份推到了前台。“在相当程度上,我是个犹太人母亲。我保护每个家庭成员。”她说,“我们是个亲密无间的家庭。”

Diane在24岁上嫁给Fiat财产继承人之一、德国王子Egon von Furstenberg,生下了女儿Tatiana和儿子Alexandre。她的两个子女在美国并不公开使用自己的贵族头衔,不过身为活力四射的花花公子,Alex从来不缺关注的目光。Calvin Klein曾试图邀请他为品牌代言,可惜没有成功。如今他和Ali一起住在马里布,每天早晨配合证券开市,6点起床,一直工作到下午2点,接下去的大部分时间都用来玩风筝冲浪。每周五,他的孩子们会过来,于是整个周末的时间就在接送他们往返足球练习和艺术学校中度过。Alex和Ali一起在马里布开了家名为Clout的冲浪商店,每月会造访曼哈顿一次。在朋友们看来,要说谁能加入狂野的von Furstenberg家族,Ali显然是最佳人选。一个家族友人说:“Alex天不怕地不怕。他活在当下,依赖直觉。Ali毫不做作,不事修饰。他们一起过着一种典型的马里布海滩生活。”

Diane向来惯于将家族成员团结在品牌周围。Alex和姐姐Tatiana一起出任品牌掌舵人,此外,Alex还是Arrow Capital投资管理公司的首席投资官,负责管理家族基金及其继父Barry Driller的数十亿美元资产。就连Driller的公司IAC也一并归他掌管。Diane还设想周到地与其生意伙伴Anne des Barres一起为Ali设立了一条名叫“KeepMe”的便装线,主要款式包括舒适的瑜伽裤和睡衣。“我们喜欢互相帮助。”她说,“Ali看是家庭一分子——其实很久前就是。”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下一页

de Castelbajac家族

图注:法国设计师Jean-Charles de Castelbajac的小儿子Louis-Marie的新女友是脱衣舞女Dita von Teese

尽管Diane von Furstenburg的子女看来有点惹是生非,比起设计师Jean-Charles de Castelbajac的小儿子Louis-Marie来,他们就显得本分多了。de Castelbajac伯爵在上世纪80年代以波普时装享誉业界。其家族是法国历史最悠久、地位最显赫的家族之一,家谱可以追溯到1000年前,所以de Castelbajac向来被称为贵族设计师。而凭借傲人的身高和一双可以媲美Hugh Grant的蓝眼睛,其25岁的儿子Louis-Marie不仅生就一派王子气概,还成为了当模特的好材料——你在Band of Outsiders的平面广告中看到过他。

图注:两人出双入对,从秀场前排到摇滚音乐节,凡是镁光灯密集的地方都少不得他们的身影

不过,Louis-Marie的兴趣只有一个:表演。刚满16周岁,他便和兄弟合作完成了独立创作的第一部短片。2002年他前往洛杉矶,开始接受长达6年的电影课程训练。在此期间,他在意大利艺术家Francesco Vezzoli导演的《重拍卡里古拉》中小试身手,此后又客串出演了ABC电视台的新剧《他和我们(Him and Us)》。他的现任女友则是性感迷人的Dita von Teese。

此外,Louis-Marie还是一名“兼职”艺术家和设计师。他从小在波普艺术的耳濡目染下长大,Annette Messager、Keith Haring和Cindy Sherman等知名艺术家都是他家的座上宾。去年,他在巴黎举办了一场名为“1的解剖”的个展,还发行了一个叫“Panda Kunst”的修身T恤系列,上面印有诸如“鲍豪斯是我家”之类的调皮标语。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下一页

Scherrer家族

图注:法国高级定制服设计师Jean-Louis Scherrer之女Leonor Scherrer是Givenchy设计师Riccardo Tisci的灵感缪斯

和Louis-Marie一样兴趣广泛的还有法国高级定制服设计师Jean-Louis Scherrer之女Leonor Scherrer。她出身于一家备受名媛喜爱的时装屋,但人们常把她与Givenchy联系起来。事实上,要不是Riccardo Tisci将其奉为灵感缪斯,相信没多少人会认识这位冷艳的法兰西女郎。“我彻底为她着迷。”他说,“她代表优雅、贵族和黑暗。”此话并不夸张,Leonor不仅常以一身黑色的造型示人,她热衷的话题也总和死亡、灵魂、葬礼等禁忌内容有关—她有一句名言是:“我迫不及待要早些死去。”

图注:Leonor Scherrer(中横卧者)还兼职做模特,图为她为Givenchy拍摄的广告

模特工作对Leonor而言只是跳板,自诩艺术家的她今年有一系列计划逐个展开:首先是灌录一张专辑,收录约9首以古典乐为灵感、“适合在葬礼上播放”的歌曲,预计在今年秋天上市。此外,她还要推出一个名为“Leonor Funeral Couture”的时装品牌,专为有钱的寡妇们设计丧服,不过在找到投资者之前,这个品牌仍只是空有网站而已。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下一页

Herrera家族

Carolina Herrera与女儿Carolina

与上述贵族子弟相比,Carolina Herrera的家族似乎传承了美国南方旧式名流优雅从容的一切。早在13岁上,Carolina就陪奶奶前往巴黎观看Christobal Balenciaga的时装发布会。长大之后,她通过第二任丈夫Reinaldo Herrera Guevara获得了侯爵夫人的身份。她的三女儿与她同名,是四个女儿中最有可能接替她的那一位。身为委内瑞拉人,私下里两人用母语西班牙语交流。小Carolina从1997年起为品牌工作,如今,40岁的她全权负责香水和童装线的开发。“因为她是我的女儿,所以我没法解雇她。”Herrera半开玩笑道。如今母亲住在纽约,女儿则与丈夫生活在马德里。而四个女儿中长得最像妈妈的小女儿Patricia在离开《名利场》后也回到家族公司任职,目前是设计团队中的一员。

上一页 1.. 9 10 11 12 下一页

鞋匠的儿女

他们像父辈一样勤勤恳恳,创业守业,与此同时,他们也在为家族企业寻求着新发展。

Berluti家族

1895年,Alessandro Berluti在巴黎创办了手工定制鞋品牌,推出史上第一双绑带鞋,并凭借这双没有任何缝线的鞋子很快成为同类品牌中最为奢华的领航者。此后,他的儿子Torello Berluti将品牌发扬光大,人称“伯鲁提爸爸”。其子Talbinio又顺理成章地传承衣钵。这个鞋匠家族无一例外地生在意大利,长在意大利,在意大利学会传统的制鞋工艺,但始终将店铺开在巴黎。

Berluti创始人 Alessandro Berluti

今天,Berluti早已加入LVMH集团,在巴黎、米兰、伦敦、东京和卡普里岛都设有门店。而品牌的掌管人Olga Berluti依旧拥有纯正的Berluti家族血统——她是“伯鲁提爸爸”的侄女。

Olga Berluti,Berluti家族的继承人。

Olga记得她看到的第一双男人脚,是儿时跪在耶稣受难像前,见到的那双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脚。她的双眼无法从那双脚上移开。“我走近那座祭坛,基督被钉穿的脚正好与我的眼睛齐平。我盯着它看啊,看啊。我跟自己说,等我长大了,一定要把那些钉子拔掉。”她回忆当时的情景说。

这是一颗生而为鞋匠的心。自然而然,从很小开始,她便在Berluti工作。15岁不到,小Olga在叔叔位于巴黎的店铺卖出了第一双自己设计的鞋子,售价3法郎又6个苏,顾客是一个流浪汉。这双拖鞋鞋面上绣着狐狸图案,她叔叔还为它们镶嵌了祖母绿做的眼睛。

手工制作的Berluti男鞋一直被认为是全世界最奢华的男鞋领航者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Berluti店的忠实顾客包括Jean Cocteau、Bernard Blier、James de Coquet、Bob Kennedy等大量知名人士。年轻的Olga每天将他们迎来送往。与此同时,她在工作室里不停地学习制鞋技术——如何处理皮革、如何刺穿、如何切割、如何缝制……每一块被当作下脚料扔掉的皮子都被她贴上标签,完美无缺地保存至今。早年的勤学苦练让她成为了当今业界凤毛麟角的知名女鞋匠。她只须目测就能判断出顾客适应的鞋款。

Berluti经典造鞋

1962年,Berluti的忠实拥趸Yves Saint Laurent带着Andy Warhol跨入店门——这也是Olga独自处理的第一单生意。事后,Torello质疑Warhol的诚意道:“他给我们付定金了吗?”并且坚决表示:“没有定金我们断不能满足要求!”一年后,Warhol来取自己的皮鞋,但老板Torello态度极其冷淡。这时,Olga怯生生地拿出了偷偷制作的鹿皮鞋,Warhol一看之下,欣喜若狂。在制作之前,Olga先将鹿皮浸泡在海水中,以防皮革上的细小倒刺磨伤穿着者的脚。从此以后,Warhol成为了Olga的忠实顾客,而“伯鲁提爸爸”也不得不屈从于年轻一代的执着。

Berluti以为Andy Warhol制鞋而出名

“我们在不断修改完善着鞋子的外形和样貌,因为人类是在不断进化的。自1895年以来,几乎所有的经典绑带鞋都变了样子,尤其是内部的鞋楦。”Olga说,“一个男人很容易成为Berluti的客人,同样也很容易成为Nike的粉丝。如果有新技术,我当然会采用。比如薄到2毫米的鞋底,穿上去一定很轻便,同时也能保证鞋子不变形,那我为什么不用呢?以前一成不变的那些技术,现在也该加以改进了。”

上一页 1.. 10 11 12 下一页

Ferragamo家族

意大利《VOGUE》主编Franca Sozzani与Ferragamo的继承人Leonardo Ferragamo

在改变的不只有技术。与Berluti一样,Salvatore Ferragamo迎来新一代接班人之后,也将生意从欧陆拓展到了全球。这个家族并没有依赖大财团的支持。Ferragamo的儿子Leonardo在经营家族生意的过程中学会了制鞋艺术。他不满足现状,进一步拓展了品牌的男装线,并把生意做到亚洲。如今Ferragamo大约一半的销售额都在亚洲地区产生。

更大的改变发生在企业管理层。2006年,Ferragamo迎来了80年来头一个外姓管理者——前Valentino总裁Michele Norsa替代了85岁高龄的Salvatore Ferragamo遗孀Wanda,成为品牌的新主席。

意大利的不少知名时装屋如Gucci和Pucci都面临同样问题。随着一家之主年事渐高,最终撒手人寰,谁能接替他的位子?Ferragamo在这方面再次开了先河,而其始作俑者正是Leonardo。“我们有个大家庭,子女辈和孙辈加起来总共有65人。要在这么多人里挑个主事人,实在太难了。”Leonardo说,“我们必须在公司进行现代化改革,为新时代的来到做准备。”

图注:汤唯出席2008米兰时装周,她的左手边是Ferragamo家族成员及集团行政总裁Mr. Michele Norsa

1962年,60岁的Salvatore离世,他夫人Wanda在膝下6个子女的扶持之下接管了生意。在过往的采访中,Wanda曾多次严正否决了出售产业的可能性,她甚至表示,这一提议“令人恼火”。同时她不得不承认,小辈的看法也许有所不同。在公司上市之后,他们只要愿意,就可以把自己那部分股份出售。

外人参与到家族生意当中,会不会令Leonardo感到不适应?“这是转变的一部分。”他回应说,“我们的价值观是相同的。”他还坚称,对外部股东汇报在他看来也完全不成问题。“他们也许很苛刻,不过那不是坏事。”他认为,家族是公司最重要的资产之一。“一家为家族所有的公司给人以安定和正直之感。它是一宗会长久延续下去的生意。我们不依赖某个人,家族就是品牌。”

Salvatore Ferragamo的品牌核心价值是“意大利制造”,这一产地标签象征着其产品的优质材料和工艺。制作一双著名的Tramezza正装鞋,需要位于佛罗伦萨附近的工厂内总计6名熟练工。当然这样一来,生产成本就要远远高出不少将工艺流程转移到亚洲的竞争者。Leonardo的弟弟Ferrucio曾抱怨说,有些工人“被宠坏了”,一天工作还不足八小时。他暗示说,公司应当尽早适应全球经济的新规则。“我们要拓宽眼界。世界改变了,到处都有新机遇。我们必须保持开放的心态。”Leonardo表示。

上一页 1.. 11 12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以及任何形式使用。
标签:时装    时装屋    Missoni家族    
你该读读这些:一周精选导览
更多内容...
奢华私语 时尚衣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