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普敦:当世界在这里相遇

阿荣
阿荣
2015-12-04 13:08:53

当迪亚士第一次穿越风暴抵达好望角,他眼中的风暴之后,是两洋交汇处的天堂,东方与西方在这里相遇,欧洲与非洲在这里融合。

 

 

两洋交汇的梦想之地

紧邻城市的桌山、豪特湾壮丽的风景以及著名的非洲企鹅与海豹岛每年吸引超过50 万的旅行者来到开普敦,让这里成为南半球最热闹的旅行目的地。当然还有每个人都不会错过的好望角。

 

 

从开普敦到好望角自然保护区驱车1个小时左右,这里几乎是每个到访者的必去之地。保护区唯一的公路被各种不同的植被簇拥着,大丛的针垫花点缀其间,但更加吸引注意的是这里的云。从开普敦到好望角,大片的白云如同咖啡之上的奶油泡沫聚拢在山顶。随着风的吹拂又仿佛瀑布般从山顶倾泻而下。在热带草原与山影之间,远处小小的黑色纪念碑纪念着好望角,或者说风暴角的发现者——巴尔托洛梅乌·迪亚士。你可以看到保护区最初的建造者对于他的惋惜与崇敬——福尔斯湾(False Bay)的地名,长长的弧线的公路,还有可以从好望角灯塔俯瞰到的,迪亚士当年登陆的海滩。在公路的另一侧,在海天之间,小小的白色纪念碑更加显眼,那是迪亚士同时代的竞争者与继任者——达·伽马在好望角的标记。开普敦、好望角成为他们冒险旅程中的交集,一位走的更远,一位则在怒海狂涛中消逝。

 

 

开普敦从不缺少需要勇气去征服的狂野。不论是冲浪,出海观鲸或是潜入海中与鲨鱼为伴都是挑战勇气的体验。然后在挑战之后,你可以静下来,从Noordhoek 漂亮的牧场挑选一匹健壮的马儿,与同伴一起在向导的引领下在水花四溅的沙滩上纵马而行;亦或在著名的观鲸小镇Hermanus,在岩壁下的餐厅品尝丰盛的海鲜,看着南露脊鲸(Southern Right Whale)黝黑的身体浮出水面,喷出水花,优雅地展示侧鳍还有巨大的尾部。

 

 

钻石闪耀的城市

开普敦的第二个梦想充满了闪耀的光芒。几个世纪以来,无数闪耀的钻石从开普敦运出,走向世界,成为皇室王冠上的明星,人们纪念爱情的信物。

一切皆始于1867 年最初几个月,十五岁少年伊拉斯谟 雅各布斯(Erasmus Jacobs) 在南非奥兰治河边他父亲的农场里捡起了一块外形奇怪、透明的石头。随后几年,南非开采出的钻石比印度2000 多年来开采出的钻石总量还要多。19 世纪七八十年代是南非钻石开采业的黄金时代,钻石开采进入鼎盛时期,当时全球95% 的钻石产自于南非。即使现在,南非也是世界上最优质的钻石生产国之一。在开普敦,两个与钻石紧密相连的名字在这里留下了他们对于这片土地的热爱。

 

 

从开普敦向西,在一小时的车程内,你会抵达Boschendal 酒庄,这里是钻石戴比尔斯创始人塞西尔·约翰·罗兹(Cecil John Rhodes)收购的南非酒庄之一。与法国的酒庄不同,这里的建筑带着浓厚的“开普敦荷兰风格”,白色的墙壁与房前的白色花朵映衬。你可以想象他在这里推行着“开罗到开普”的目标以及踌躇着更大的野心:“已做的太少,要做的太多。”当1880 年根瘤蚜虫病毁坏南非葡萄酒业的时候,正是他在这里进行了替代水果种植,成为今天南非水果种植业的开始,让每一个拜访开普敦的游客可以品尝到各种丰富的水果。

临近的斯泰伦博斯镇(Stellenbosch),另一个名字在今天再次将南非、钻石与美酒用另外一种方式联系在一起。格拉夫珠宝的创始人劳伦斯·格拉夫建立了DELAIRE GRAFF ESTATE, 包括酿酒设施、酒窖、2 个餐厅以及10 间“开普荷兰风格”套房的酒店及SPA。整座酒庄占据在半山之中,俯瞰着进入开普葡萄酒产地的入口。

 

 

从开普敦市区驾车约40 分钟, 在群山之中,Delaire Graff Estate 俯瞰着Stellenbosch 大片的葡萄园。在林荫下的碎石路将客人们迎入大门,艺术家Dylan Lewis 的猎豹雕塑守卫着大门。“Delaire Graff Estate 最主要的是一处酒庄,” Delaire Graff Estate 市场主管Kerry Searle 说,“我们种植超过7 种葡萄,酿造20 多种葡萄酒。这是格拉夫先生送给他热爱土地的礼物。”他在这里买下他的第一颗钻石,赢得他的第一桶金。

 

 

2003 年,劳伦斯·格拉夫获得在大英帝国勋章(OBE)后,买下了这里并开始了改建,不论从景观、葡萄酒、美食、住宿,还是从艺术的标准来看这里都是最佳之地。Delaire Graff Estate 庄园室内外装饰的主要艺术品是来自南非著名和具有潜质的艺术家的当代艺术品,这些艺术家是William Kentridge、Lionel Smit、Dylan Lewis、Deborah Bell、Sidney Kumalo、Durant Sihlali、Cecil Skotnes 和Stephane Graff。

Delaire Graff Estate 展现了当地种植的最好食材,精心挑选有机食材。从紫红色茄子到柠檬草,Indochine 餐厅的大部分新鲜食材,都选自庄园的温室和菜园。在胡萝卜与羊奶酪的前菜之后,享受一份开普敦捕捞的海鲜或是当地的无抗生素或激素的肉类,当然,一切都以酒庄的美酒为佐。除了2 个餐厅和日间的品酒,Delaire Graff Estate 还拥有10 套客房与SPA 以及Graff Diamonds的珠宝旗舰店,销售独一无二的设计珠宝、系列珠宝与腕表。

 

 

羚羊在葡萄园中跳跃与大多数人印象相悖,南非是不逊于法国与意大利的葡萄酒产地。开普首任总督里贝克于1655 年在开普敦一株葡萄,并于1659 年2 月2 日亲自用开普葡萄酿出第一批葡萄酒。 当时开普敦成为南非以致世界知名葡萄酒产地的功臣们来自法国,当胡格诺教派信徒们从法国流亡至南非,当时的荷兰殖民政府将他们安排在了远离城镇的西开普山岭间,当时这里的地名是“大象走廊”(Elephant Pass),可见环境之恶劣。但是这批以工匠农民为主的法国人却找到了另一种感觉——这里的气候水土,多么像他们在波尔多的家乡啊!带着乡愁与憧憬,第一株葡萄种在了这里,名为Franschhoek地方,意为“法国角”或法国小镇。时至今日,这里已经成为南非重要的葡萄酒产区,从市区出发在这里做短暂的品酒旅行是旅程末尾最好的R & R。一些酒庄更是提供非常好的住宿选择,如果愿意花费一笔不菲的费用,你可以在诸如La Residence 这样的酒庄度假酒店中住下。Franschhoek 当地Farm to Table的风格充分在这里体现:酒店自己种植葡萄,酿造多种葡萄酒,尤其是桃红葡萄酒不容错过;水果、果酱、蜂蜜和部分蔬菜都来自己的园区;甚至是房间与餐厅提供的瓶装矿泉水也来自酒店自己的水井。伴随着大厨用当地食材烹饪的

菜肴,酒店的工作人员会点起蜡烛与壁炉,让客人们拥有安静而悠闲的晚餐。

 

 

仅有11 间客房与5 间别墅的酒店被各种绿色的植物包围着,但最显眼的还是成片的葡萄藤,如果不是在其间时而静卧,时而跳跃的羚羊,你会觉这是托斯卡纳的闲暇时光,又或是波尔多的秋日下午。“很抱歉草坪的状态不好,昨天晚上有一场婚礼和Party 在这里举行。”总经理Edward Morton 在大堂的庭院中欢迎我们。从大门的喷水池到庭院的草坪畔只相隔了两扇古旧风格玻璃门,中间是巨大水景吊灯和前台只是设在一侧纪念品商店中的办公桌,无需办理入住手续,而行李也直接送入了房间,一切都简单而轻松,如同回到家中,亦如La Residence 的法语原意。隶属于The Royal Portfolio,与其说这是一座酒店不如说这是一处酒庄,带有荷兰血统的法国裔主人在南非拥有两处酒店和一处野生动物营地。除了美味健康的食品和美酒,La Residence 数量不多的房间是更加吸引人的所在。每一个房间的色调与风格都不一样,所搭配的艺术品、家具都是主人个人的收藏品。没有工业话的气息,从迈入方面的那一刻开始,你会觉得穿越了时间与空间,回到一个世纪之前的黄金时代。在和卧室相同尺寸的浴室中洗漱之后,你会在床头看到服务人员备好矿泉水和玻璃杯。第二天早上,当云朵如瀑布般从山顶涌下,你会看到羚羊和各种鸟类在花园与葡萄田间穿行,一切都在最美丽的晨光中呈现。

 

攻略:到达,用奢侈的方式

在众多前往开普敦的航线中,搭乘新航从新加坡转机亦是不错的选择,除了樟宜机场世界上最大的机场免税店,还因为新加坡航空航班的便利。目前新航与旗下的全服务区域航空- 胜安航空的航线网络覆盖全球36 个国家和地区的100 个目的地。每周有11 个航班飞往约翰内斯堡及开普敦。对于前往开普敦的乘客,航班从新加坡启程,经停约翰内斯堡国际机场,省去了转机的不便。而在国内至新加坡航段上,新航A380 空中套房一直以来都是世界上最奢侈的头等舱之一。

 

此外,新航在2015 年推出了食全时美”中餐概念,秉承“择特定地区所产出的当季食材,用恰当的厨艺做出最完美的菜肴”的原则。当机上服务人员将Wedgwood 的餐具和水晶杯摆放在面前,你会知道对于美食的期待也可以在机舱中满足。但更棒的服务在于新航推出的“名厨有约”服务,乘客可以提前一天预约有新航“国际烹饪顾问团”精心设计的菜肴,在云端体验来自米其林餐厅大厨的服务。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以及任何形式使用。
标签:开普敦    好望角    非洲    桌山    豪特湾    旅行目的地    钻石    新航    新航A380空中套房    世界上最奢侈的头等舱    
你该读读这些:一周精选导览
更多内容...
奢华私语 时尚衣橱